中化能源科技区块链产品总监赵丰:大宗商品交易的流动方式越来越向数字方向靠拢

- PART1 -

导语

10月25日集体学习时,强调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一时间,区块链成为了许多政府部门、各大上市公司和学者所热议的话题。

为让关注区块链技术的读者全方位了解区块链技术及产业发展的方向及问题,火讯TALK特别栏目——区块链人才专家智库系列专访,将以《区块链上升至国家战略,如何把握产业与人才新机遇?》主题,邀请20余位来自区块链人才智库的首批专家,40余天深度聊透区块链!

这次特别栏目由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区块链产业人才研究所主办,由火讯财经、链人国际、证券日报、数权经济创新发展中心、清华x空间、福建省区块链协会承办。

区块链产业人才智库由工信部人才交流中心区块链产业人才研究所联合链人国际,清华x-lab,证券日报、福建省区块链协会、火讯财经等众多垂直行业机构共同筹备发起,聚集各领域专家力量,建设区块链“政产学研用”协同的开放生态体系。

12月11日晚中化能源科技区块链产品总监赵丰作为第十一期嘉宾做客火讯TALK,以下为访谈实录。

 

- PART2 -

精华集锦

中化能源科技区块链产品总监 赵丰:

  • 在石化各个领域区块链都能有应用的空间
  • 目前正在搭建一个包括石化大宗交易领域的重量级玩家的联盟体
  • 行业目前百花齐放,技术发展某种程度上发展要快于标准制定
  • 国外领先半步,但我们存在后发而先至的可能
  • 大宗商品交易的流动方式越来越向数字方向靠拢
  • 跨境支付结算的痛点非常大,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刀耕火种、人为操纵、政治工具
  • 建议迅速开展地方沙盒机制
  • 内部推荐是最好的方式,优秀的人会认可优秀的人

 

- PART3 -

访谈实录

主持人火讯财经主编赵一丹:感谢大家收看火讯TALK特别栏目——区块链人才专家智库系列专访!本栏目的主题为:区块链上升至国家战略,如何把握产业与人才新机遇?

本次栏目还有两位朋友与我共同主持,他们是:证券日报资深记者邢萌@证券日报 邢萌 、链人国际创始人张晓媛@张晓媛 。欢迎两位主持人!

邢萌:很高兴又一次来到访谈中,大家好,我是证券日报邢萌。

赵一丹:欢迎邢萌!

邢萌:谢谢一丹哈 据了解,作为央企,中化能源落地了许多的区块链应用,拿下了多个“第一”,也期待一会儿与大家共同见证。

赵一丹:今晚,我们有幸邀请到的嘉宾是中化能源科技区块链产品总监赵丰,欢迎@三疯Leslie 赵总登场。

赵丰:大家好!

赵一丹:@中化赵丰 在访谈开始前,请赵总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和您的公司好吗?

赵丰:OK,大家好,我叫赵丰,现在在中化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区块链部门,是产品总监。之前的经历跟大宗也很相关,毕业之后,我在中钢做了6年多的大宗商品贸易,主要是铁矿石和金属。后来进入金融科技行业,17年年底到中化这边做区块链产品。

中化能源科技是中化集团下面的子公司,主要是致力于做能源石化这个产业的数字化服务,我们提供平台或者应用,让客户享受产业数字化的服务。我们应用范围包括区块链联盟,物流供应链(危化品车船库),炼厂优化(可视化)和加油站数字化等几个主要方面。

赵一丹:老规矩,请邢萌@证券日报 邢萌 先开始提问

 

01

在石化各个领域区块链都能有应用的空间

邢萌:谢谢一丹精彩的开场白哈 也感谢小伙伴们一如既往的支持~谢谢大家~接下来,由我先来向赵总提问。

第一问:石化大宗商品行业属于典型的资本密集型行业,面临竞争激烈、毛利低等发展状况,亟待转型。近年来,区块链技术逐渐被越来越多的石化产业公司探索研究,您认为,区块链技术能解决石化行业哪些痛点?

赵丰:石化行业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包括石化工程建设规划,炼厂生产,化工品生产,原料采购,下游销售,物流管道供应链,还有石化相关金融行为。

区块链是一个普适的机制,能解决溯源,互信和协作的问题,如果站在我的角度看,作为区块链的从业人员,我认为在石化各个领域,区块链都能有应用的空间。

回到中化能源这边,我们主要聚焦于石化领域的大宗商品交易环节。

大宗商品交易是典型的多方协作环境,有交易对手(买卖双方),金融机构,物流方,代理机构和检验机构等,要完成一笔交易需要多方协作,痛点非常明显,多方协作一定会带来摩擦,摩擦会导致效率的降低,风险的增加和成本的增加,如果通过区块链建立一个信任环境,协作将更优,这是我认为解决行业痛点的一个根本出发点。

邢萌:好的,谢谢赵总,接下来第二问。

第二问:区块链技术具体适用于石化行业的哪些场景,是否能满足行业发展的真实需求?

赵丰:这个问题与刚才那个问题有点像,我认为大部分场景都可以有应用点,目前中化能源聚焦于大宗商品贸易这一部分,贸易做一个分解,就是一定时间空间下,商流,资金流和物流的合一。

目前行业发展您提到过,竞争激烈,毛利低下,都是需要改进的。区块链或者我们说数字化的一个很大的意义,就是将传统流程进行数字化,更标准,更智能,从而能让行业的流动性得到释放,所以沿着这个思路,我们进行应用的探索,通过一些试点,我们发现这条赛道非常长,空间非常大。

邢萌:期待石化行业有越来越多的区块链试点应用。

 

02

目前正在搭建一个包括石化大宗交易领域的重量级玩家的联盟体

邢萌:第三问:中化能源科技在区块链技术应用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拿下了多个“第一”,比如早在2018年3月,中化集团成功完成全球首单有政府参与的区块链成品油出口交易试点。您能否分享下当时的成功的试点经验?

赵丰:这个试点的确正好是我全程做下来的,当时也是挺激动的,这个试点准备了挺长时间。合作上需要多家协作,有厦门海关,有中化的炼厂,新加坡贸易公司,检验机构,银行等,所以感谢厦门海关,中检集团,汇丰银行等合作伙伴。

试点能成功最主要感谢相关方的配合,还有团队共同努力,我们当时的确挺辛苦,经常加班比较晚,我正月初三就到单位了。技术上加班加点反复试验,产品也做了一直在进行海量的流程梳理分解重组的工作,另外也感谢我过去的经历,我之前在中钢也做铁矿石和金属的国际贸易,所以对国际贸易流程比较熟悉,再跟区块链结合就比较快。

总结而言,试点能成功,我觉得主要有三个方面,合伙伙伴的支持,团队的努力,还有就是时机,当时还是不少机构希望探索区块链的应用的,所以能快速推动起来。

邢萌:谢谢赵总对当时经验的分享。

第四问:全球范围内,能源石化行业正在加速构建区块链联盟。中化能源科技也在打造了能够为能源贸易全生态链参与方提升价值空间的“石化区块链联盟”,能否具体介绍下此联盟?

赵丰:建立能源石化区块链联盟可能是我们团队当前最重要的一个工作。

其实我们在17-18年完成了三个试点,涵盖能源大宗商品的进口,出口和内贸供应链,当时继续做下去有两种发展思路,一种是走类似于c端的单点突破,就是我做一个爆款产品出来,比如微信和抖音,滴滴等,这样马上产生用户价值和燃点效应。因为场景都经过试点了,不论从技术上,还是产品结合场景方面都有没有问题了。但是公司和团队讨论,也进行某种程度的尝试,发现这个思路是有问题的。所以另外的一个发展思路就是建立联盟,形成一个产业数字生态,也就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

对于大宗商品,是典型的b端交易,甚至是叫大b端的交易,大b端跟c端一个重点的区别是,同业面临充分的甚至是叫零和博弈的竞争,商业隐私和商业信息是一切的关键。如果中化开发一个区块链应用,然后marketing其他方来用,这个市场推广的工作是非常艰难的,甚至就是走不通的。哪怕不断给客户洗脑,说我们作为技术提供方,也看不到交易信息,用了什么样的密码机制,客户也会天生排斥。客户经常会问到隐私,比如价格信息,是不是中化拿走了,合同信息,物流和资金情况。

所以基于此,我们在18年下半年的工作方向,主要是搭建联盟主,通过行业研讨会,行业bd,让石化领域的大玩家都参与,成为联盟的一员,甚至联盟的股东,这样能达到未来开发的应用,一开始是有一个股东流量作为基础的,在做marketing的工作会更好,我们希望搭建一个生态,而不是一个工具提供方,所以这是我们的必经之路。

我们目前正在搭建一个包括石化大宗交易领域的重量级玩家的联盟体,成员包括大型石油公司,大型金融机构和物流机构甚至一些技术专长的公司,其中有中国的,也有境外的。

邢萌:哪怕不断给客户洗脑,说我们作为技术提供方,也看不到交易信息,用了什么样的密码机制,客户也会天生排斥。客户经常会问到隐私,比如价格信息,是不是中化拿走了,合同信息,物流和资金情况。  

从这段话能看出来作为先行者,中化背后做了大量的努力和付出,这也是目前很多区块链初创企业正在推进的事,共同推进行业的进步,给奋斗在一线的区块链业务相关企业点赞!

 

03

行业目前百花齐放,技术发展某种程度上发展要快于标准制定

邢萌:第五问:区块链技术被升至国家战略,国家决策层提出要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肩负重任下也面临发展诸多挑战,您认为,目前区块链大发展面临最亟待解决的困难是哪个?

赵丰:这个问题比较大,从我们目前发展联盟和应用的经验来看,我个人觉得两个方面比较重要:

1)监管。监管永远是滞后的,行业发展非常快,所以有些空白地带是我们比较犹豫的,比如像中化,属于央企,一方面需要创新,但是也要谨慎的创新,比如在token的应用探索上,不能走的太靠前,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未来一定会做,当然一定是在监管下,合理合法的做。

2)标准。行业目前百花齐放,技术发展某种程度上发展要快于标准制定,我举个例子,目前区块链一个应用方向,就是加密应用,比如mpc,我们一直希望跟我们的应用结合起来,但是其实这里面标准还不太完善,甚至是一些优秀公司的方案,还没有一个适用的标准,比如mpc的代码,谁能审计,一般的公司都看不懂,智能合约谁来审计,是不是信通院,国密局要出来一些关键的标准委员会来认定,在区块链某些领域的应用,还缺公允的被市场认可的第三方,至少目前,传统的像四大和埃森哲类似的三方机构还是干不了这个事情的,行业可能还需要进一步发展。

邢萌:再次感谢赵总的分享,说得很实在!我们也能看到,作为负责任的央企,中化在能源科技方面作了不懈探索与研究工作,在推进区块链与产业结合方面作了积极工作。下面有请一丹继续主持,开启今天访谈的下半场!@赵一丹

 

04

国外领先半步,但我们存在后发而先至的可能

赵一丹:感谢邢萌的精彩提问!接下来我来提问赵总。

第一问,11月8日,中化能源科技联合合作伙伴共同发布了《能源石化交易行业区块链应用白皮书(纲领)》,纲领展示了在过去两年时间里,在能源石化行业区块链技术应用中所取得的实践成果以及基于此对行业未来的展望。这份白皮书发布对于我国能源石化交易行业来说有哪些意义?

赵丰:这个白皮书只是一个目录,目前阶段代表了我们和我们合作伙伴在这两年对这个行业的一个共同发声,这是第一个意义,我们要一起做一个事情了。

我们正在进行内容的编写,联合我们的合作方,明年上半年就会发布出来。这个代表我们的一些共同的认知和某些方向的一致认可,我刚才说了,标准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为什么编写白皮书,某种程度上,我们希望建立一套我们自己的体系校准,因为这个行业太新了,有了一个基础的框架,哪怕不是很完美的,未来大家一起做这个事情的时候,交流能更在一个层面上,商业模式解锁的可能性更大。

赵一丹:确实,行业初期制定标准非常重要。

第二问,您能否谈谈目前国际上大宗商品交易使用区块链技术的进展情况?以能源石化行业为例,国内在哪些方面占优势?又在哪些方面处于赶超的状态?

赵丰:总体认为,目前中化组建的这个大宗商品联盟跟国外处于一个层次的起跑线,但的确国外领先半步。

17-18年,大宗领域,特别是石化领域,有几个区块链联盟出现,都是以合资公司说,也就是JV形式出现。一个是叫vakt,北欧的石油区块链联盟,他们17年底成立,聚焦于北海原油的交易市场,股东是一些大型的石油公司、金融机构和贸易公司。一个叫komgo,股东主要是国外的一些银行,还有一个商检机构,komgo在18年成立,聚焦于大宗商品融资。所以可以看到,至少在联盟搭建时间的层面,国外是走的靠前的。

但是我们现在这个联盟目前也正在快速发展,不过毕竟还没有正式媒体发声,应该会比较快,届时请大家多多关注和支持下。

从时间先发上,从应用推广上,国外是占据先机了。但是我觉得这就是半步,因为中国人做商业模式再造是比较厉害的,不管是美团之于groupon,还是阿里之于ebay,中国在商业模式创新上是比较灵活的。区块链跟互联网技术一样没有壁垒,不像芯片这些领域。而中国市场足够大,工程师的团队,人力资源都是丰富的,基础设施很完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确定是在同一起跑线层次,我们一直保持着跟同行的交流,而且存在后发而先至的可能。

赵一丹:期待你们的联盟的后续发声,火讯会多多关注的。

 

05

大宗商品交易的流动方式越来越向数字方向靠拢

赵一丹:第三问,布雷顿体系解体之后,“石油美元/美元信用体系”走到台前,而在信息无纸化与货币无纸化的联合效应下,加之“FAAG+(<facebook, amazon,="" apple,="" google="">+ Uber, Netfilx, Airbnb…)”的全球化聚合信息与数据,美元的地位是否会由“石油美元/美元信用体系”切换到“数据美元/美元信用体系”或其他衍生物?另一方面,如果“石油美元”被“数据美元”替代了,对于商品之王的石油以及其他大宗商品的影响又将是什么?</facebook,>

赵丰:多谢主持人,看来主持人做了一些工作,这个内容来自于是我们团队发的一个文章,是今年618Libra白皮书出来之后那一周我们发的一个解读。

我觉得今天再看我们当时的内容,还是有一定的前瞻性的,这段时间出现两个大事件,一个是区块链被总书记提升到国家战略,一个是数据被四中全会明确为生产要素,跟内容还是挺相关的。

这两个问题其实谈到的是同一个方向的,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传统经济和数字经济的联系和发展趋势。我先说我的观点,未来的经济一定是数字经济,美元是否是数据美元,或者是否叫做美元放在一边,但是数据会影响货币形态是一定的。

对于大宗商品来说,数字化趋势也是明确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团队一直在投身于这项事业,首先下一个结论是大宗商品交易一定还会存在,但是它的流动方式会越来越向数字方向靠拢,原来提单仓单都是纸质形态,未来都会映射到数字世界,成为010101这样的数字代码,这样这些资产会跟其他数字世界的资产或者货币进行智能化的交互。

sdr的设计者本来之前就考虑过要用大宗商品作为一揽子储备,但是这个东西都是线下,纸质的,物理的,根本没有办法操作,所以选用了已经电子化程度比较高的法币,当然肯定还有其他因素,但是这是一个朴素的观点。

赵一丹:大宗商品交易的流动方式越来越向数字方向靠拢,很有想象空间。

 

06

跨境支付结算的痛点非常大,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刀耕火种、人为操纵、政治工具

赵一丹:第四问,今年我国央行的数字货币DC/EP成为了人们热议的话题,您能否从大宗商品交易发展趋势和货币数字化的角度,谈谈央行数字货币DC/EP发行的必要性及影响?

赵丰:央行的数字货币肯定是行业大事件,目前DCEP是M0的数字化,我认为目前这个阶段央行还是想要试水下,M0数字化能解决c端的一些痛点,包括隐私,便利性等各个方面。如果就是M0,暂时我在大宗领域看到应用的程度不会太高,但是我认为央行探索不会停止,央行作为一个政府机构,任何一个改变都是巨量影响,所以先从小处入手,先让大家接受,用起来,感受下这个事情的好处。然后再进一步的试验更有挑战的事情。

大宗商品交易特别是国际贸易是重资金的,跨境支付结算的痛点非常大,14年波士顿预计的跨境贸易支付是超过22万亿美元的市场规模,这里面的结算主要是有些欧美机构在主导,比如swift,这个也是美元霸权的一个工具。而且跨境支付的智能化程度是非常低,充斥着大量的人工环节和对账环节,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刀耕火种,人为操纵,政治工具。摩根大通之所以发币,就是为了进行内部结算,这个内部结算可能都会产生数十亿甚至百亿成本节约的空间。

回到大宗的国际贸易结算,我们认为央行和外管在数字货币应该也会有的,我们其实就是非常好的场景,如果届时有跨境的数字货币支付,我们可以马上应用上。

 

07

建议迅速开展地方沙盒机制

赵一丹:第五问、近日,新加坡金融监管局交易所数据顾问、前港交所董事总经理高寒在三亚的一个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表示,数字资产交易的监管迫在眉睫,世界各主要监管机构都在紧张备战。您如何看待国内对于数字资产交易的监管未来趋势?对于这个领域的监管有何建议?

赵丰:大势所趋,监管一定在积极的研究和探索,相信政府。行业发展总是快于监管,其实监管越明确,越成熟,越能刺激行业。

我一直认为我们政府是有能人的,关键是如何跟企业诉求结合起来,如果给一个建议,我建议就是迅速开展地方沙盒机制,先进行小规模试验,这个过程可以非常快。但是进行大面积推广可以慢,毕竟创新总是有ab两面的,别让坏的一面影响到好的一面,劣币驱逐良币。

赵一丹:好的,感谢赵总的精彩回答。接下来有请@张晓媛 晓媛姐提问。

 

08

内部推荐是最好的方式,优秀的人会认可优秀的人

张晓媛:感谢邢萌,一丹和赵总的精彩问答分享。受益多多!!也感恩群里众多火伴儿一如既往的互动支持!

刚刚我们知道中化能源科技在区块链技术应用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拿下了多个“第一”,这和两年来赵总的产品战略设计有很大的关系,更离不开NB的团队战绩。

接下来,我来问赵总关于人才,团队两个问题。@中化赵丰

问题一:中化能源在“区块链+能源”方面已经有了非常多的尝试,而任何新尝试其实都离不了人才的创新和努力,请赵总从管理的角度,谈谈咱们中化能源在发展、储备区块链人才方面的经验?

赵丰:关于人才的问题,我能回答的有限,我不是做hr的。只能分享下我们的经验,区块链是新行业,大学没有对口专业。

我认为发展这方面的人才需要寻找相关行业和背景的人,比如大宗商品的区块链,那么人才应该是从大宗商品,计算机,金融这几个角度去挖掘,如果能有复合型的背景,那是最好的。

张晓媛:理解,人才兴企,我们战绩这么好,您储备人才和管理人才也一定有教好的经验。

我们也看到了,石化作为老牌大产业,在新兴科技落地的路上也在奋起直追。不过,当今区块链的发展确实也面临着一些掣肘。请赵总分析一下,现在和未来石化行业找区块链人才,痛点主要有哪些呢?我们在这个领域,人才培养和选拔上做了哪些努力?

赵丰:行业人才痛点是很明确的,合适的人的确不好招,其实关键是复合型的人才难找,这是一个新兴行业,很多未知,需要探索事物本质和驱动事物发展,需要综合素质比极高。

张晓媛:是的,万事开头难,本来区块链新领域找人用人就很难,更何况在传统领域融合综合素质比较高的区块链人才,可想困难不是一般的大

赵丰:我感觉中化招人跟大部分机构一样吧,和招聘猎头机构合作和内部推荐,我仅谈下我的观点,我觉得内部推荐是最好的方式,优秀的人会认可优秀的人,不论是技术产品还是商务,都是一样的,这样的效果是最好的。

张晓媛:前提是中化优先具备了一批优秀的人,强者吸引强者。中化为能源行业首批区块链创新人才培养做了大量的努力,感谢我们中化区块链团队为行业拓荒所作的一切付出!!!再次感谢赵总,我的问题结束了,谢谢您的精彩分享,很踏实!

赵丰:谢谢

邢萌:谢谢赵总的精彩分享。

赵一丹:谢谢赵总的精彩分享。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零度财经 对观点认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