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和Facebook也有可能被颠覆

 

我一直觉得当今的互联网广告模型是一种欺骗:在这个系统中像Google和Facebook这样的大企业形成垄断态势,夸大用户数量,夸张宣传效果,从而收集大量的用户信息,剥夺属于内容原创者的部分利润。然而亡羊补牢,为时未晚。Brendan Eich是Brave Software的创始人和CEO。这家初创公司总部在旧金山,它致力于改变当前的浏览器市场。若非Eich的传奇经历,这家公司的目标肯定会被认为是异想天开。

 

Eich在为Netscape工作时创造了JavaScript编程语言,随后联合创立了Mozilla项目,这是Firefox(火狐)浏览器的基础。他后来离开Mozilla的原因也与他的愿景和技术能力无关。他目前所在的公司也做浏览器,但与市场上的其他产品不同。这款浏览器不允许网站追踪用户,能够屏蔽广告,并能绕过主要新闻网站设置的反广告屏蔽措施。我试用之后,发现它的广告屏蔽确实优于其他浏览器,如Chrome和Safari等。这款浏览器建立在Google的开源代码Chromium上,它的使用量也不在浏览器市场份额统计中,而是作为Chrome出现。“我们隐藏在Chrome中间。”这是Eich跟我在Telegram上聊天时提到的。这一点还是很方便的,因为这款浏览器会影响到访问量最高的那些网站的商业模式,它必须很难被屏蔽才行。

 

乍一看,Brave所做的事情只会让依赖广告收入的内容创作者雪上加霜。但事实上,Eich正在寻求建立一种新的模式更能惠及原创者以及广告商。Eich的思维和说话速度似乎比大多数人都快:

 

“我们将获得的直接品牌和代理协议都记录在一个目录中,对某个地区某种语言的全部用户也采用同样的方式,没有追踪。本地机器学习研究来自搜索和电商查询日志、点击日志和标签群、广告浏览数(如果我们有第三方合作伙伴)、电商消费、YouTube和其他大型网站交互的多个输入。Google能远程追踪这些数据库(当然在他们的Doubleclick等追踪器未被嵌入的地方,数据就无法获得了)。”

 

这可能需要做出进一步的解释。Brave想要取代Google和Facebook的位置,成为广告商和互联网用户之间的中介,根据每位用户的浏览习惯提供精准推荐。这些目标广告将触及真正的人,而不是机器人或由同一用户建立的多个账户,这些用户实际上必须同意观看广告。事实上,在Brave期望建立的规则下,浏览数据不用于收集和出售,它的存储和分析都会在用户电脑上进行。

 

人们为什么会同意观看广告呢?那是因为看广告可以获利。Brave计划从明年上半年开始将公司直接销售的广告总收入的70%分给用户。如果发行商将其作为广告渠道进行合作,则将获得70%的收入,用户将获得15%的收入。

 

这是发行商的收入来源之一,此外还可能直接来自浏览器用户。即使是现在,Brave也允许用户自愿使用浏览器附带的加密货币钱包为内容付费。用户支付包月的订阅费,而内容创作者和发布者根据用户实际浏览的内容获利。因此一家媒体公司自己的订阅数是与这种钱包紧密相关的,而用户可以花费部分看广告获得的收入用于订阅。

 

这对广告商、用户和发行商而言是个多赢的局面,然而其缺点在于需要投入大量使用才能具有吸引力。Eich表示Brave拥有一百万月活用户,他希望明年能达到五百万。就浏览器而言,这些还都是小数目。但Eich说:“我把火狐浏览器做到一千万、五千万甚至上亿用户,就是从一百万、五百万这样的小数目开始的。Netscape也经历过从40%的市场份额增长到80%(虽然后来又减少了)。”

 

Eich的想法就是向全世界展现一个更优质、更平等的模式,并迫使Google和Facebook这两大互联网广告巨头给予关注。这样做的理由很充分:如今人们厌烦了互联网巨头对他们私人数据的随意使用和售卖,而Brave恰在此时提供了有效的广告拦截和隐私保护。

 

那么除了意识到危机,Brave究竟想让Google和Facebook做些什么呢?“可能的话,希望他们能以适当的价格收购我们公司。” Eich回答道,“我认为Google可能进行收购,因为他们可以复制我们的模式,且不会面临反垄断问题。但当然了,他们也有可能考虑抄袭而不是购买。”

 

我不像Eich这样乐观,认为这两家垄断企业会情愿彻底颠覆他们的经营方式,尤其是现在Brave还不够强大,其规模化应用还要依赖技术优势。它还需要进一步开发本地机器学习和改进以太坊平台,以允许在区块链上进行大量通证交易。尽管Brave现金储备充足,但作为一个初创企业仍然力量较弱。希望Brave能像圣经中大卫战胜歌利亚的故事一样,凭借高超的技巧以弱胜强,取得成功。

 

不管是作为一名厌倦了如今的欺诈广告模式和机器人泛滥的互联网用户,还是作为一名希望出售自己作品的专业作家,我对Brave背后的思路都是非常支持的。我希望只在自己有意愿时才观看广告,而且通过看广告能得到补偿;我希望能将这笔收入支付给我喜欢的内容创作者;我不想在互联网上被追踪;我希望广告商能确保他们的广告直达每个真实的人。我希望这不是乌托邦,Eich的实验非常值得我们关注。

 

 

本文来源:链鱼                 作者:Brendan  Eich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零度财经 对观点认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