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给我300万,我还是会选择创业,但不选区块链

2017年12月,比特币达到历史价格最高点20089美元,那时,就连小区里跳广场舞的大妈们都听说比特币了。当时,林虎手头的比特币价值也达到了约300万人民币。在币市赚到第一桶金、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林虎决定辞掉工作,创业发币。

 

2018年12月,比特币神话破灭跌至低位3122美元,林虎也烧完所有积蓄,创业的公司宣布破产解散。

 

时间回到2017年3月,比特币从2000美元涨了7000美元,林虎发现这东西有利可图,开始研究比特币。从3月份到12月份,林虎都是在炒币,这一时间内,各种虚拟货币层出不穷,发一个白皮书就能募到几个亿,林虎想为什么不发一个自己的币。

 

前公司同事成为林虎的第一个合伙人,两个人对币市都很感兴趣,通过网站招聘,林虎将团队扩大到了10个人,每个人的背景都不同,有做互联网产品的,有做技术的,还有做过法律服务的,但是都没有做过比特币。

 

林虎一开始的团队就是为了炒币组建的,有两三个人其实对区块链一窍不通,只是奔着发财的想法加入公司。ICO被禁止后,发币风险变大,很多人转为以区块链名义变相发币。但忙活了3个月,林虎白皮书没发成,市场上的虚拟货币泡沫破裂,林虎开始转型从区块链底层做法律服务,之前加入想要发币致富的人,看到不发币就走了,林虎又重新招募了几个人,一方面着手于底层公有链的开发,另外一方面通过小程序去吸引前端的流量。

 

针对C端,林虎做了几款公证类、问答类的法律服务小程序,用户可以在线找律师,通过挣积分到小程序里兑换礼品,同时在小程序中设置广告位,通过电商和广告盈利,沉淀了近1万个用户。

企业端的打法偏向于传统的法律服务,林虎签了上海的几个产业园区,为园区的企业做法律服务,企业园区帮林虎卖会员卡,共同盈利。

然而,到了2018年7月,随着区块链风口过去,加上C端渠道推广费用比较高,运营费用、获客成本高,前期只积累了1万个C端用户的林虎没有赚到什么钱,却把炒币赚的300万都烧了进去。

 

还在5月的时候,缺钱的林虎就带着项目去了一次东京见币圈资本,但没有融到钱。林虎回国后又陆续接触了几个国内的投资人,他们更关心林虎的用户数,能不能将流量变现。有投资人看好林虎的法律服务商业模式,但比较可惜是,当时区块链的风口已经过去,C端互联网融资难,融资到账周期长,加速了林虎公司的死亡。

 

本来还有两家投资机构在8月份的时候对林虎抛出了橄榄枝,但是到账需要到2019年的3月份,而林虎每个月需投入近30万元,半年还要再烧100多万,林虎显然已经没钱了。

面对破产后的一堆催债和劳务纠纷,林虎对这次创业的决定非常后悔,无数次想回到去年的这个时候,那时丝毫没有要去创业的想法,当时炒币的账户里差不多有两三百万,如果全部卖出的话,现在心态应该会很舒服很平和。

 

“很多人会告诉你,创业很难,非常煎熬。你没有过那种深夜里非常痛苦的直观感受,很难去体会到别人说的话。整个创业过程锻炼了自己的很多能力,也认清了自己的短板,为后面再次创业提供了很宝贵的经验。如果再给我300万,我还是会选择创业,但是不选区块链。”林虎说。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零度财经 对观点认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