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可:区块链创业者 要搏就搏个大的

徐可.jpg

徐可,全球最大区块链社交网络ONO创始人兼CEO。

如今,ONO DApp拥有来自全球193个国家超过405万注册用户,是全球区块链行业最受关注的明星项目。

1995年出生的她,19岁UCL毕业,从读书期间就开始校内创业。

徐可是早期比特币矿工,第一代阿瓦隆矿机为她挖的不仅仅是一桶金,更是结下了和比特币的不解之缘。

19岁,放弃了在英国修研的机会,回国创业,着眼于区块链+社交领域,2018年被全球福布斯称为中国区块链第一女企业家。

本期哔哔大咖秀 | 币圈90后系列第二期,邀请到了这位学识与实力并存的小姐姐,让我们来听一下ONO创始人徐可的创业故事吧~

以下内容整理自哔哔大咖秀的直播分享。

哔哔大咖秀1:徐总是95后创业者,被福布斯美国评为中国第一区块链女企业家,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创业故事吗?

徐可:这个要从我读书时期说起。我在英国UCL读的大学,由于我初中、高中都跳了一级,所以上大学的时候我很年轻才17岁。

2013年,我有个帝国理工的同学在新东方上GRE,他GRE的老师是李笑来的好朋友,当时他们在搞比特币,并且也赚了一些钱。而我同学比较看好比特币的发展前景,就跟我提了一嘴,问我要不要一起买比特币、挖矿。

当时我在同学中是比较有钱的,虽然身边同学一般是家里条件比较好,但我是大学期间就自己开工作室。主要做的是一些和留学生学习相关的业务,人力成本不高,但是一个月能赚20~30万人民币。

当时我投了一笔钱,买了第一代阿瓦隆矿机和同学一起挖矿。当时我们总共挖了四五万枚比特币。

当时比特币在华人留学生圈内也引起过热议,那时候产业不繁荣,只有BTC这一个东西,很多人会觉得这是传销,我们都不怎么敢和别人说我们在做这个。

后来在2014年漫长的熊市里,也担心BTC会崩盘。那年也刚好是我大学毕业,所以我们就以240美金的价格清仓了。那笔钱我们俩平分了,我拿着一千多万就回国创业了。

一开始我们做了一个国内首款基于认知盈余的价值社交应用ERA,后来也开发了比较有意思的区块链游戏Cryptodogs(加密狗)。之后也是比较辗转,做了一款去中心化的、针对全球年轻用户的新一代社交产品ONO。

ONO一路走到这里,也是很不容易。

哔哔大咖秀2:女性创业者非常不容易也很辛苦,最近你好像身体不太舒服。请问现在满血复活了吗?你在创业过程中是怎么平衡工作和生活的?

徐可:嗯,这几天我都在休病假,但是同时也在线上继续工作。

对我来说男女平等,没有女权这个东西,只有强权。老实说,只要是创业者,都很不容易。创业过程是没有平衡工作和生活这一说的,创业者都只有工作,几乎没有私人生活。尤其,我是一个典型的工作狂,不工作的时候我的心态会有点不好。

如果说一个创业者,已经能很好的平衡工作和生活了,那他也一定是过了创业这个过程,而是步入了成熟、沉稳的那个阶段了。

哔哔大咖秀3:ONO去年11月立项,目前产品上线8个月,是国内最受关注的区块链明星项目,年初曾被《财经》杂志誉为“将超越Facebook的全球下一个超级DAPP”。ONO是什么寓意?能否给我们大概介绍一下ONO?

徐可:ONO这个名字是源于一个电影《猩球崛起》。人类起源之前,ONO是人类第一次发声发出的一句语音,它代表的意义是“初始”。

同时,ONO拆开是OH NOME,NO在古希腊语当中是第一个用来形容人类组成的社区的词语,NOME是公司名称,可以变成NAME、HOME。NO ME通俗来讲就是你的名字我的家,Know Yourself,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要帮助我们的用户了解他自己。

目前ONO也不仅仅是一家社交软件公司,我们也有正在积极打造ONOChain(ONO主网)、ONO孵化器也成立了,还有资本开放平台。大家可以登录我们官网了解更多详细的资料:https://www.ono.chat

哔哔大咖:4:ONO相比Facebook和Twitter,有哪些优于中心化社交软件的功能?ONO能解决哪些Facebook等解决不了的问题?最大的亮点在哪里?

徐可:我认为区块链最伟大的发明是Token,因为相比于法币,Token对世界经济来说是一个质的飞跃。全世界的人都有可能对中央集权产生不信任感,但是人们没有办法选择,即使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始终无法逃离中心化组织。

首先,法币无法及时通过价格的实时浮动而对人们的劳动进行及时的奖励。比如,我们给员工或者优秀合伙人发股权、期权,能够让员工有对未来收入的预期。但是法币缺少给人这种收入预期,缺少这种利益捆绑,是很难维持长期合作的。

同时,Token相比于股权是更为优秀的发明,传统股权的流动性是很弱的。并且股权之间很难置换。

第三,股权缺乏应用性质。股权的价值就是预期价值和炒作价值,但这个是很难长久维持的。

这对于经济的循环发展是不利的。

比较Facebook和Twitter,ONO最大的优势在于有Token,我们把我们的利益分享给了用户,同样的,ONO不忘初心,始终和人民站在一起,同舟共济。同时从区块链的信息角度,由于ONO是链上的,对于用户信息、隐私是完全保密的,没有中心化平台,对于用户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哔哔大咖秀5:ONO通过刚推出的任务系统完成了产生升级,相比于之前定位的去中心化内容平台,新版本在功能和性能等方面,有哪些新的亮点?

徐可:我们刚推出的是急速版迭代的任务系统,熊市有很多时间让团队打磨产品和更新功能,后续我们也会进行更多版本的更新和迭代。

主要的解决方向是实现有效的盈利模式,快速找到完整的商业逻辑和商业模式。因为投资人对于公司的发展预期是很直接明显的体现在成绩单上的。

所以新的版本主要是以广告逻辑进行迭代的,我们希望ONOT的实际需求和买盘是广告商对流量的需求,而不仅仅是只有炒作价值的一个币种。

哔哔大咖秀6:ONO正在开发自己的公链ONOChain,它是基于EOS.IO来进行开发的,由于EOS的共识算法机制DPoS是具有一定潜在的风险的,EOS遭受攻击的新闻频出。请问ONO是怎么防御黑客攻击风险的?

徐可:当时选择EOS.IO宏观考虑是在于应用需要把用户数据放在链上,而应用链是大家共同认可的一个方向。但是对于共识算法潜在风险也是我曾经考虑过的,并且DPoS在公共治理层面也有不如PoS更公平的问题。

这个我们是有一定考虑的,不过区块链领域大多数公链也仍处在实践阶段,所以我们也希望未来可以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哔哔大咖秀7:ONO Token(ONOT)已经在全球日活排名第5的新加坡交易所Kucoin上线了,请问ONOT发行模式是怎么样的?在ONO DAPP里,ONOT的奖励制度大概是怎么样的?

徐可:初始发行量是750亿,200亿是团队持有的Token锁仓,锁仓四年会每年释放25%。另外200亿是运营池的,包括所有运营合作、商业化投资、生意合作等,这些需要使用时是会在社区进行公示的。还剩350亿是投资人所持的。

在ONO DApp里的ONOT是通过增发的方式对用户发行的,理论上每天增发1300万枚,每年增发50亿。每年对应销毁50到100亿左右,销毁是由于广告收入、公司收购等原因。

由于每日增发上限固定,所以当每日活跃的用户量越高,获得ONOT的个数会越少,但是对应的每个单价会越高。

哔哔大咖秀8:李笑来曾公开表达:徐可和ONO必是区块链领域一匹黑马。目前,ONO已先后被猎豹CEO傅盛、松禾暴风、逐鹿资本、华创资本、硬币资本、韩国KIP、雄岸基金等顶级机构或投资人投资‍。请问ONO备受投资者青睐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

徐可:最主要的还是团队靠谱,无论牛熊,团队的打法都没有变形,都在踏踏实实做事。

其次,是我们选择的赛道。如果大家相信区块链的未来,那么投资者就会希望在这波机会中投出像当年99年的腾讯、2000年的阿里这样大的企业。

要赌就赌个大的。

我是一个对用户、团队、投资人都很负责的人,所有说团队靠谱很容易受到投资人青睐。我们团队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努力,遇到问题也会努力去克服。就是这样的做事风格,也会吸引到这类渴望遇到靠谱的团队的投资方。

所以对于投资人来讲,首先看团队靠谱与否,其次看赛道,阶段性检验成果。

哔哔大咖秀9:服务器只是扮演消息代理的角色,基于端对端的加密算法,任何其他人无法查看被代理的消息,包括ONO本身。那么,完全没有监管的绝对自由化的平台,也必然发展出违法、犯罪、低俗的内容,那么这方面监管应该怎么解决?

徐可:在ONO白皮书里,我们有写的很明白。这表明了我们对于内容平台的态度,用《世界人权宣言》来讲:自由即有权,做一切无害的事情。但是如果你害人了,那么你也没有权利获得自由。

ONO是用这样的哲学去平衡去中心化和监管之间的关系的。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零度财经 对观点认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