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者·产业升级,寻找下一个独角兽——对话星瀚资本创始人杨歌

访谈简介:而立之年,成立星瀚资本,这或是一个幸运的巧合。投资的趣味,在他的眼中,是一个巨大的信息捕捉器入口,而他更在意的是可以不断学因为远处,还有梦在等着他实现。今天,零度财经《创新者·说》栏目有幸邀请到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做客零度对话。

杨歌,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清华大学工学硕士、学士。

中国投资协会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理事,国家科技部人才中心科技创新创业导师团特聘导师,工信部人才中心企业经营管理骨干人才导师,国家教育行政学院认证课程导师;清华大学创业学分课主讲导师,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嘉宾导师,中科院人才交流开发中心特聘专家,对外经贸大学创业导师,凤凰学院执行院长。主导投资了言几又、心上、V.Fine Music(豆瓣音乐)、鲜世纪、鲲云科技、德师傅、户外星球、集餐厨、铅笔道、Propel(x)、万读、旷盛动漫、仔皇煲等数十家优质企业。

 

1.从挫折中学习,才能理解失败是一种财富

零度财经:名校出身和大学创业,这对您的成长有什么样的影响?

 

杨总:其实,开始创业是很漫长的一个过程。我清晰记得一位前辈和我讲过一句话:30岁之前要尽量的去释放自己的错误,和尝试更多体验。我在最初创业时,其实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依旧很小心翼翼地去做,根据自己的想法去做好,却发现实际上很难去做到尽善尽美。因为对于创业而言,它是一个非常全面要求管理者完善认知的过程。

通过创业,发现创业者必须很大胆地去尝试很多事情。不因最开始的受挫而气馁,这些经历实际上对我成长帮助颇大,到现在都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2、三十而立,星瀚资本成立

零度财经:15年创立星瀚资本,您怎么理解三十而立,这是不是一个巧合?

 

杨歌: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幸运的巧合。从清华研究生毕业到而立之年,这期间并不是非常顺利,甚至很多经历可以说是非常波折。得益于机缘巧合以及身边众多朋友的支持,能在而立之年成立星瀚资本。其实还有很多挑战,更多的是长久的积累进而从量变到质变。

 

零度财经:星瀚资本目前基金规模有多大?

 

杨歌:我们星瀚资本现在已有两期基金共3.5亿,第三期也在顺利募集中。

 

3、惊人蜕变,浴火成凰

零度财经:11年进入投资领域,有哪些印象深刻的项目? 

 

杨总:从11年到现在的近十年时间里,我从事过PE(私募股权投资)、信托和银行投资业务以及VC投资,主导投资过言几又、心上、铅笔道、仔皇堡等诸多优秀项目。这里面印象最深刻的是V.Fine Music这家公司,最开始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两个年轻人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做巡演。一个两人乐队刚刚组建公司,之后通过三年半的时间实现并购豆瓣音乐,并进行多次业务调整和重组,现在是一家非常成熟的企业,今年进一步和巨头企业建立合作,公司估值升值预计会超过一百倍。

 

在他们成长历程中,我看到自己创业历程的影子,我尽己所能帮他们避开我曾走过的弯路。这是一个到目前为止非常成功的投资案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创业公司历经的四个阶段:从最开始的一个乐队,到音乐制作人,再到音乐制作聚合,最后变身为音乐人和音乐市场需求方对接的UGC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创始人都是90后,分别是95年的唐子御和91年的李权,他们非常年轻同时拥有对未来的洞见和长远眼光。投资遇到的不少企业家具有长远眼光,能够清晰给我去讲述行业的未来场景,拥有对行业深刻的认识,和发展策略。此外,他们呈现出的接受能力、学习能力和迭代能力都非常出色。用三年改变自己,把自己从一个音乐人变成一个音乐企业家,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个过程。

 

4、赛道投资,寻找下一个独角兽

零度财经:星瀚资本的投资范围覆盖非常广泛,你们自身的定位是什么?

 

杨总:星瀚资本投资范围非常广泛,作为中早期投资机构来讲,我们一定要能够涉猎更多的行业。中国近几年的行业转化速度非常快,对投资人来讲可能难以转型,这是我们这个行业必须面对的挑战。

 

我们在科技应用里面有三大方向:分别是人工智能、生命科学和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是近几年在三个垂直方向上的一个赛道。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学习和关注数字经济;此外,人工智能和生命科学行业也是非常重要的。

 

数字经济对我们来讲非常特殊。第一,它整个行业兴起速度非常快,行业资源非常独立,很多项目与其他行业以及传统资本产生交叉,数字经济成为一个新生领域。第二,数字经济方向各异,就出现“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其实这个时候对于行业判断要求是非常高的。面临新行业时,我们做行业判断需要与行业从业者进行深入接触。我们通过深度接触去相互了解行业的特点,以及传统VC角度出发,考虑如何与行业内优秀企业进行合作。

 

比如像共享经济,智能硬件,消费金融贷等这些新事物出来的时候,我们如何去判断行业风口,会决定我们长期投资的方向。

 

投资企业,我们首先考虑行业方向,占20~30%的决策比重,这是一个必要条件。剩下的部分是基于我们对于企业的判断。参投影响因素,包括对创始人、团队管理能力、产品特性、市场营销能力、品牌宣传能力、融资能力、资本意识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判断企业的参考因素。

 

我们认为,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历史机遇、发展空间、瓶颈周期以及行业挑战等。这是我们评判的一个必要条件,做出判断是基于一个我们长期的投资准则,并不是说某一类项目我们就另眼相待。我们观察数字经济领域有一年半的时间,发现整个行业处于一个相对投机的市场阶段。大家实际上是希望通过区块链衍生出来的数字经济找到一个投资的方式在短期内达到资本增值。一开始听到一些投资方居然提出6+3,当时我没有听懂他们6+3的意思,行话是指六个月加三个月就实现资本回报。其实在某种意义上讲,其与经济规律实际上是相违背的。

 

价值安全价值量化,区块链解读的正确姿势

 

我们自己从底层技术去分析和理解区块链价值。

 

在我看来,区块链技术带来的价值划分为两部分。第一个部分是价值安全,第二个部分是价值量化。可以倒过来说,第二部分是价值安全,第一个部分是价值量化,这里存在顺承关系。大家往往只看到了价值安全这件事情。价值安全是由两块基础技术来组成的,第一个是互联网,第二个是大数据。

 

区块链的本质是什么?是分布式记账和算法加密。这两个技术本质带来什么?是价值,是安全。把一个有价值的信息数据存储在区块网络上,由于分布式存储,所以你不能随时篡改。由于加密算法,所以你不能轻易地侵入到其他人的账本里。

 

这两项区块链技术直接导致的结果是什么?大家比较极端甚至盲目地信任区块链。大家一拥而入,然后把它神化了,变成了一个新生的工具,然后在神话的过程中就开始炒作。随后大家过度地透支了它的价值。

 

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环节缺失了,它就是价值安全。价值安全的前提条件是被存储的东西有价值,并且使其合规,这是一个最基础的前提条件。那么有价值说明什么?我不能做一个空气币来在里面运作和投机。第二个是合规,到今天为止,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其实没有一个绿色合规通道能够使得它和法币进行交流。

 

那么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就是大家所讨论的价值安全实际上是一个短期的投机行为,忽略了价值本身,这个是非常大的问题。

 

价值安全的前提条件叫做有价值,那么有价值的过程是什么?是价值量化过程。你做了这么多的白皮书,如果每个白皮书描述的都不是价值,而描述的是一种技术方法,那么这个东西势必会造成很大的投机泡沫,这就是过去一年半存在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所以我们提出区块链最重要的两个部分,第二个是价值安全,那么第一个实际上是价值量化过程。那么对于价值量化是什么?就是你把一个东西描述成价值,那么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你需要通过项目,通过白皮书来去描述它,这个价值就是价值量化的过程,所以价值量化容易被大家所忽略。

 

对于区块链来讲,它需要把这个东西描述清楚。那么价值量化本身里面包括两个点,一个是这个行业的标准化,一个是资产的数字化。就是把一个行业它的商业价值,这些所有内容在描述的过程中必须是要有真实的商业和经济载体,这个时候它的价值才是真正的价值。然后把它做价值量化。这个过程是我们经常讨论的区块链的本质。

 

区块链的本质就是用技术去描述一个有价值的东西,把它量化,把量化的结果通过数据稀释,描述成TOKEN,就是一个对价值的综述的通证,然后我们再进入到价值安全的过程。这两件事情是同等重要。所以说在过去的一年半里面,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大家过度的重视了价值保存和价值安全这件这件事情,而忽略了背后是否有价值,于是行业里面产生了很大的泡沫。

 

5、价值投资,落地先行

零度财经:传统科技企业把区块链技术应用作为一个研发方向,你们在找初创团队,考虑哪些方向? 

 

杨歌:首先,我觉得团队是否草根或者所谓背景都无所谓,关键是项目技术有价值的,而不只是一个很表面的技术。比如说我们接触链人科技,这家公司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企业,它们就实际上是专业人才打造的人力资源平台为其他的区块链行业提供服务。目前来讲,它是一个相对准确的方向。我们在人才服务领域投资了链人,创始人是原火币公司的HR高管,后来创业去做区块链人才服务,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应用方向。 

 

那我们的投资态度是什么?

 

在合规化之前,我们不触碰行业里所谓的区块链项目,我们选择投资区块链技术服务企业,这是我们从去年到今年一直以来的投资原则。比如区块链媒体、区块链人才、区块链技术等,这都属于区块链周边的服务行业。投资方直接投资白皮书项目,之后项目上交易所在目前来讲,是没有合规政策支持的,这些名词其实都是在为不合规的空气币寻找一个相对看起来自律合规的出路。

 

6、去中心化并不靠谱

零度财经:隐私数据的保护有没有可能是区块链落地应用的突破口?

 

杨歌:首先第一点,我认为这个技术可能到目前来讲不是很成熟,在新协议下做保护隐私有些太过冒险,这里面有非常多的漏洞。大家要倾向于相信政策,相信企业,相信国家,不是简单先去质疑。目前大企业对于隐私的保护做得还是比较不错,企业之间会有数据交流,但是全都是封装起来的,这些结构化数据不会透露隐私,相关的信息都已经进行脱敏处理。

 

7、产业升级“八分法”

零度财经:看到您写了一些关于产业升级的心得,请分享自己一些的看法? 

 

杨歌:产业升级是一个长期的机遇,并且长期坚持的一项事情。我们对于产业升级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过程,分八个阶段。

第一阶段经验化管理。所谓经验化管理就是拍脑门做事情,就是管理者会有一些感觉和经验,据此去管理公司和企业,是目前中国大部分中小企业的一个画像。然后从经验化走向标准化,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你是否能够建立自己对于行业的标准化认知,然后把它作为一个标准树立起来,并且按标准去做事情,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投资了大量的此阶段的公司,我们认为它们会是产业升级的核心。从标准化再往后叫做信息化数据化模块化,这三个阶段非常之重要,也是由互联网推动的最重要的产业升级。

 

我们建立了标准之后,如何和其他人解释清楚并让他们迅速地熟悉并达到标准,主要是通过信息化。《未来简史》曾提到:语言和信息化的过程是使得人类的生产产生大规模效益最重要的工具。所以说,进入到信息化阶段的产业升级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把所有东西全都记录成文字和信息进行信息化之后,大规模地使用就会产生大量的数据。数据分为非交易类型数据、交易类型数据和传感类型数据。各种类型的数据都在描述我们周边的生产工作,然后形成各种各样的数据库和数据标准,我们借此去做标准可量化的数据。实际上,近几年产业升级非常关键,我们投资了供应链公司,物流仓储公司,甚至于包括文娱公司,它们都是结构化的数据,极大地提高生产效率。这也就是数据化环节。

 

数据化之后就是模块化。把大量的数据进行清洗,标签化整理封装变成有价值的一个数据,这个价值数据就是token,这个token其实就是区块链所做的事情。当我们周围的生产工作大量的变成数据化之后,我们就想办法通过技术的方法把数据进行打包,变成一个可交换甚至于可交易的数据,这个就是区块链,所以下一步叫模块化。区块链大数据和互联网分别对应模块化数据化和信息化,他们是整个产业升级链条中必须经历的阶段。

 

我们今天之所以讨论区块链,是因为在互联网和大数据发展过之后,我们留存的信息和数据,需要能够更高效地提升我们的生产效率,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改变生产关系的结构。这是今年马化腾3月份在两会的时候说:区块链它是一个生产工具,它能够提升它能够改变生产关系,提升生产效率”。

 

当进入到数据模块化之后,进一步提升产业的标准性,我们就会进入到整个系统化阶段。不同公司的办公系统很相似,并且使用接口进行对接,相互直接交流就会产生非常高效的交易效率,然后再是自动化和智能化所以我们对于产业升级的整个链条分成八个阶段。经验化到智能化,每一个阶段都是一产业升级。

 

8、不断学习,投资与梦想的魅力

零度财经:自从踏入投资领域之后,你个人的生活,和创业相比有什么变化?  

 

杨歌:这个确实还是有很大的变化。投资行业很有意思,很多人问我:“您是如何做到对每一个行业都深入认知,比如说生物医药,这两年发展速度非常快,CAR-T在细胞治疗上的每一个细节,怎么去了解它?”。我每年审查CAR-T治疗癌症项目就有一百多个。我们做投资最有意思的一点成为一个巨大的信息捕捉器对于星瀚资本来讲,我们将近20人的团队,每一年都要审核1万个项目左右,每人每月都要看上百个项目,如此一来,使得我们互为师生。

 

创业团队需要什么?管理方法论,资本运作方法。具体到如何构架一个标准的公司,从产品定位、市场定位、品牌运作、运营管理等日常经营,而我们会量身定做技术细节和行业建议等。在与创业者就行业知识进行交流的时候,我们会总结大量的行业经验。拿区块链和生物医药举例,当我们聊一百个项目的时候,我们会看到每一个人在行业里面不同赛道上的发展,其实他们之间交流都没有这么细致。我们把项目技术和进展总结起来,然后可以看到一个宏观的行业发展方向,然后我们出具行业研究报告,涵盖对整体行业的研究。所以我觉得做投资是非常有意思的事儿。有非常多的同事愿意加入我们,我们每年有三到四期实习生计划,很多学生都非常愿意留在星瀚资本。因为这里面是一个巨大的信息入口。

 

但最近十年和过往的三十年是完全不一样的,行业的迭代发展速度太快。四年前你可能没有听说过消费金融贷和P2P;两年前,你没有听过区块链;现在你没有听CAR-T疗法临床、PD-1单抗已经通过了食品药监局的管理认证。这个过程你只能通过市场化信息在最前沿去了解,所以我们实际上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捕捉行业的信息,然后进行综合管理。

 

到今天为止,跟我合作的机构和公司今天已经超过1200家,然后跟我合作的媒体已经超过300家。我们合作的对象,包括项目、资本,孵化器、各大院校,媒体所有的平台里面的人已经有数万个人到现在十一月,我今年对外的公开演讲已经超过一百场,在每一个讲演里面其实都有很多的听众和合作伙伴跟我们进行交流和互动,我们并不是单纯的输出,而是有大量的互动在里面,我们会看到各地方各行业的发展特点和现状。

 

100年前的知识结构可能是由学校进行研究输出,再传到企业,然后多年努力做出一个产品。今天的社会已经变了,今天最重要的知识获取点在于前端的公司上,投资这些公司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它们可以充当一个个巨大的信息捕手,能够快速的捕捉整个市场里面快速发展的信息。如果我不做投资,我可能一辈子不知道现在很多癌症已经可以治疗,你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发展方向,而大部分发展方向是存在问题的。 

 

投资行业具备的一个很大的魅力,对于我们来说,就是追求每个行业的真相,然后通过我们的努力和判断,去了解每一个行业的问题。

 

区块链就是这样,我真正进入区块链是去年9月份才开始,到今年6月份这三个季度的时间,我们非常快速地渗透了整个区块链产业链的创业公司,我们通过和公司的CEO和公司高管打交道,然后从各方面去了解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回事,每个公司的痛点是什么,然后每一个人的诉求是什么,每个人眼睛里未来的区块链是什么。当我们看到一百家公司的时候,我们会总结一个非常大的数据库。这个时候,我们对区块链的认知就会非常快速地上升。同时我们再反过来把所认知这个行业的宏观情况总结完了之后,我们做每一家公司的行业咨询顾问,给他们提供这个行业的综合性认知。作为投资公司,我们通过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区块链了解的非常透彻。

 

对于每个行业我们都是如此,数据库中包涵公司、创始人、公司方向,我们的潜在合作机会,它的问题所在,以及我们如何梳理。我们会列一个表单出来,然后所有的这些人和资源就在我们的数据库里,我们会不断的跟他们进行交流。

 

从事投资行业,我最大的动力就是因为它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行业。我对于所有的行业都非常希望有深入了解,而投资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9、梦想前方,奋蹄潜行

零度财经:投资和创业,哪一个对你更有吸引力,还会不会再转身创业?

 

杨歌:这个是一个有挑战的问题。

 

很多LP和投资人也都知道我有一个心愿——我希望有机会在中国做一家全球化、有影响力的企业。我觉得通过投资路径可以达到,通过创业也可以实现。

 

大家对我拼命去做投资感到困惑,很多投资人并不是我这样高节奏的生活状态。一年有近一百场讲课和演讲,但我不是专业演讲家。我的所有工作里,它只占1/5不到的时间,我每一天需要处理大量的文件,负责公司内部的运营管理、架构设计、做投后管理、判断、做行业研究,所有东西都需要做,使得我几乎没有休息时间。

 

为什会去如此拼命的做事情?我们仍然在积累力量去实现梦想和追逐的目标。

 

我们在耐心地等待机会,当前正是互联网行业浪潮褪去的过程,下一个时代的机遇马上就要来了,我们面临一个经济调整期和行业调整期。我们需要积攒所需资源和能量,我觉得这是一个有意义的过程。对我来说,投资本身就是一个创业过程,我们希望能够带领星瀚资本进入到全国前五的资本排行榜单。在此基础之上,我觉得可以更好转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零度财经 对观点认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