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省团队游政策放开了,但旅行社想大干一场还有五个难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劲旅网”(ID:ctcnn1),作者 陈杰tigereat,编辑 壮壮;36氪经授权发布。

7月14日,跨省团队游政策放开的消息,在旅游圈疯狂刷屏,不少人泪流满面,欢呼结束173天的被迫下岗,可以重归旧业。然而,政策放开不代表业务就能快速开展,旅行社想要大干一场,尚且面临着以下问题:

问题1:疫情尚在、水患肆虐,各省市跨省团队游放开具体政策出台时间尚不明朗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推进旅游企业扩大复工复业有关事项的通知》里有一条明确规定:

各省(区、市)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经当地省(区、市)党委、政府同意后,可恢复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跨省(区、市)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

注意这句话“经当地省(区、市)党委、政府同意后”,也就是说,文旅部将“是否要恢复跨省团队游的决策权”下放给各省市自行决定,这里面延伸出两个问题:

从文旅部政策发布到各省市具体落实政策出台,这中间有一个长度不确定的空档期。

旅游从业者可以积极准备复工复业,但是具体什么时候可以干,还要再等等。具体要等到什么时候,涉及到下一个问题,各省市是否会第一时间放开跨省团队游?

会吗?不一定。

跨省团队游放开并不是各省市自己的问题,而是涉及多省市之间的政策协作和互通,两大因素在制约各省市主管部门的决策:疫情、水患。

疫情方面,各个省市疫情防控情况不一。北京目前就是疫情重点防控区,偏偏北京又是全国最大的旅游目的地和客源输出地,尽管北京病例已经多日清零,但从谨慎角度考虑,北京将会是最晚一批放开跨省团队游的省市。

各省市之间会相互观望,宁可等一等,也不愿意因为快速放开跨省团队游再生其他枝节。大家是否还记得不久前湖北尝试放开跨省团队游的事件?

6月12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召开第109场新闻发布会。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杨云彦表示,将有序开放境内跨省(区、市)团队旅游业务(中高风险地区除外)。

湖北其实已经做好放开跨省团队游准备,没想到几日之后,北京二次疫情爆发,全国防疫形势再次紧张。这种情况之下,湖北再也没提这事,其他同样有想法的省市更不敢说话了。

这一轮政策放松之后,各省市大概率会观望一段时间,不会操之过急。

水患方面,自6月以来,短短一个半月,长江中下游各省市,先后经历6轮强降雨。7月14-16日,南方9省还将经历第7轮强降雨,洞庭湖、鄱阳湖、太湖等南方主要湖泊水位不断上涨,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江段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全线超警。

水患肆虐,受灾诸省旅游业原本就遭遇巨大打击,像湖北这样,疫情+水患双重影响的省份,可能考虑谨慎放开跨省团队游。

西北五省+内蒙古这样疫情和其他天灾相对影响较小的省份,或许最早一批放开跨省团队游。

问题2:学生群体暑假出行受限,旅游消费主力军缺失

7、8、9月是传统旅游旺季,这一阶段旅游消费主力军是放暑假的学生群体,今年疫情之下,这一群体旅游出行受到极大限制。

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暑期校外师生要减少不必要外出,原则上不前往国外和国内中高风险地区、不跨省域长途旅行,确需离开居住地的,须向学校报告。

放假以后,即使学生不在家里要到外地去旅游,要去观光,要去做社会实践,学生要到哪儿去,都要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也要求学校要掌握。

各地教育主管部门日前发布的学生暑期工作安排中,也有上述类似的表述。江苏省教育厅就表示:

师生要减少不必要外出,原则上不前往国(境)外和国内中高风险地区、不跨省域长途旅行,确需离开居住地的,须向学校报告,保证行踪可追溯,并落实当地卫生健康、疾控部门的有关规定。

北京规定,北京全市中小学按期放暑假,要求各区各校暑期严格落实疫情防控各项要求,建议学生非必要不离京,并科学合理安排暑期学生学习生活,配合社区和学校健康监测各项要求,减少外出,坚持不聚餐、不聚会、不聚集。

学校的要求直接影响到家长决策,微头条上名为“陪着俩娃去旅行”的作者就晒出了孩子所在班级老师发布的统一要求:

这位家长直言,本来还商量要带孩子去云南旅游避暑,现在被弄得很犹豫,暑假是否出沪旅行,成了大问题。

存在这样犹豫的家长不止一位,但凡学校有此类要求,家长大概率选择放弃出游计划,毕竟孩子的事儿再小,都是大事。

受此影响,很多从事研学旅行、亲子旅行的旅行社业务量大减。有从业者表示,希望文旅部放开跨省团队游的政策,能够给教育主管部门传递更为积极的信号,给学生出游给予更多鼓励。

问题3:跨省团队游放开了,但大型跟团游的春天早没了

有业内人士分析,尽管跨省团队游政策放开,但是大型跟团游不再流行。一方面,处于防疫安全考虑,消费者会更加谨慎选择和陌生人共组一个旅行团长时间出游;另一方面,受到部分地区防疫要求限制(大巴车50%上座率,座位间隔就坐等),跟团游各项成本大幅提升,原本薄弱的利润率进一步下降,让旅行社无钱可赚。

与此同时,私家小团、定制小团、亲子小团等形式多样的小团旅游开始兴起。小团往往意味着人数更少,团员大多是家人或者熟悉的亲朋好友,防疫意识更强,防疫措施更好,防疫风险更容易把控。

这类小团旅游产品可能会在今年暑假风靡一时,甚至成为未来主流团队出游模式。由于跟团形式改变,出游目的地和旅行方式也随之改变,人员密集的大型景区不再是消费者追逐的首要目的地,地广人稀、空间开拓的景区受到追捧,露营、远足等休闲度假方式兴起。

小团队还带动交通工具、住宿方式、餐饮类型的改变,传统大巴车、宾馆酒店、大型团餐正在被小型接驳车、民宿酒店、个性化定制餐饮取代。

这种改变将迫使现有旅行社产业链出现调整和重组,对未来行业变革也会有深远影响。

问题4:大型旅行社集团不一定有热情参与国内跨省团队游市场

国内规模较大的旅行社集团,均以出境游为核心业务。从某种意义上说,国内游市场的玩家更多是中小旅行社,这一市场虽然庞大,但是竞争激烈,利润率薄。

疫情之下,一批大型旅行社集团开始尝试做国内业务,但仅仅是作为疫情期间的业务过渡,并未投入过多精力。跨省团队放开后,多位大型旅行社集团负责人向劲旅君明确表示,不会过多参与国内市场。

对于这些企业来说,人员配置和运作模式都是为出境游服务,想要转到国内业务,势必要进行一轮大调整,更重要的是,由于国内市场竞争很白热化,它们即便组建团队全力以赴,大概率投入产出不成正比,通俗来说,做得越多,亏得越多。与其如此,还不如按兵不动。即便是从目前来看,年内出境游恢复恐怕都存在困难,也会把人员和各类成本降到最低,坚守下去,静待出境游复苏之日。

所以,作为行业顶梁柱的旅行社集团并没有获得实质性业务进展,行业整体复苏也无法获得加速度。

问题5:潜在的价格战和卷土重来的低价游

承上所述,由于国内游市场以中小旅行社为主,行业竞争已呈白热化状态,在所有人都积极复工复业之时,为了拉拢到尽可能多的客户,潜在的价格战将难以避免,这里有三个催化因素:

其一,国内旅行社产品同质化程度极高,价格是唯一能够拉开销售差距的武器。

其二,今年诸多景区为招揽游客大打免费牌或者门票大幅打折,例如,山西前几日就提出下半年全省国有A级以上景区周一至周五工作日期间对全国游客免首道门票。很多酒店和住宿企业也大幅降低房间间夜价格,吸引游客入住。在这一前提下,部分旅行社为提高产品吸引力,持续降低产品价格,进而导致全行业产品维持低价运转,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激烈的价格战还将导致最恶劣的后果,零负团费旅游卷土重来。最近很多平台上已经出现了200块7天游云南这样的超低价产品。这对于疫情期间的旅游业复苏,不但毫无帮助,甚至是伤口上撒盐。

一旦出现价格战失控、零负团费旅游抬头,行业正常秩序将遭到严重挑战,对于很多守规矩的旅游商家,造成再次伤害,也对整个行业带来负面冲击,这是从业者、行业监管者都要高度重视的一大问题。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零度财经 对观点认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