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创投:正本清源,区块链技术应用走向坦途还有多久

作者 | 黄盛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区块链创业者也概莫能外。当区块链技术潮起,曾无数次幻想改变世界、逆袭人生的他们,或走出曾经奋斗过的平台,或执着于造富神话的细微始末,在鼓噪颠覆性创新中探索者全新的人生路径。然而,伴随着区块链而来的ICO与虚拟货币炒卖,搅乱了这场席卷创投圈的风口。与之而来的强监管也让“币圈”一段时间内风声鹤唳。

但炒币的火热与区块链技术本身的发展并无必然联系。“强监管起到了激浊扬清的作用,对区块链技术发展而言,相反会迎来一个更好的政策环境、舆论环境、资本环境。”在不少区块链创业者看来,眼下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市场还没那么大,大规模的商业场景还没有来临,反而是虚拟货币被各方炒作的一场火爆,扭曲了区块链本应有的市场。

“币圈凉了,区块链技术才真正开始发展。”成为当下区块链行业的共识,祛除糟粕,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才真正走向坦途。

8月21日对不少区块链内容创业者而言,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这天晚上,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大炮评级、币世界、TokenClub、深链财经、每日币读等伴随着区块链热潮而兴起的创业自媒体微信公众号被永久封停。

在当时腾讯的回应中,“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成为被封停的主要原因。

换句话说,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成为上述创业自媒体的“夺命符”。而ICO和虚拟货币交易正是伴随着区块链技术初兴的另一面。

“历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前进的,有时穿过尘埃,有时穿过泥泞,有时横渡沼泽,有时行经丛林。”正如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总会伴随着曲折和困境相似,区块链技术的肇始,也产生了不少行业乱象。特别是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的炒作,甚至掩盖了技术本身的锋芒。

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虚拟货币,曾让一部分人一夜暴富,也让更多普通投资者血本无归。在业内,“链圈”“币圈”泾渭分明,前者主要由区块链技术研究人员组成,反对“炒空气币”(指炒作毫无价值的虚拟货币)等非理性行为;而后者组成人员复杂,以炒作比特币、莱特币等虚拟货币为特点。由于炒作虚拟货币蕴含巨大风险,许多国家都出台了严格的监管措施,我国也不例外。

去年8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以各类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提醒投资者,国内外部分机构采用各类误导性宣传手段,以ICO名义从事融资活动,相关金融活动未取得任何许可。 之后的9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七部委就发布公告,叫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进入今年,监管继续收紧,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先后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等文件,就境内外的机构或个人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进行定性与风险提示。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公布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与ICO平台退出数据,并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与ICO平台列入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工作之中。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事实上监管层一直留意区块链技术的创新和发展前景,一旦出现行业乱象,就会予以规范治理,寻求合理的方式保护合法投资人,确保技术往正确的方向发展。

 

杭州·区块链产业园

如果说工信部2016年10月发布的《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2016)》触动了极客圈一部分人创新神经的话,那么在众多以创业为目标的区块链拥趸者心中,国务院在2016年冬天印发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下称《规划》)是区块链技术走向现实的圭臬。在这一《规划》中,区块链技术与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深度学习、生物基因工程等新技术,一起被列为驱动网络空间从人人互联向万物互联演进的途径。这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下的区块链技术的规划发展,起到了引领作用。

不少投资人和创业者正是从中看到了区块链技术的潜在机会。特别是经历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创业时代的弄潮儿们,没有理由也不愿错过在国家层面战略规划中新列出区块链技术。

事实上,不仅国家战略层面,我国各级政府也在积极推动区块链技术的发展,通过一系列惠企政策,把握住区域经济再发展的新机会。

在北京,北京市发改委于2016年12月发布《北京市“十三五”时期金融业发展规划》,将区块链归为互联网金融技术,并鼓励发展。去年,北京还先后发布对区块链企业予以资金支持的政策《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促进科技金融深度融合创新发展支持资金管理办法》以及提及区块链技术的《关于构建首都绿色金融体系的实施办法的通知》,助力技术的落地发展。

在上海,其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去年发布《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区块链技术应用自律规则》,包含系统风险防范、监管等12条内容;下属辖区宝山区政府办发布《2017年宝山区金融服务工作要点》通知,其中提到建设庙行区块链孵化基地和淞南上海互联网金融评价中心。

在广州,去年冬天的《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促进区块链产业发展办法》,成长奖励、平台奖励、应用奖励、技术奖励、金融支持、活动补贴等方面鼓励区块链产业发展,并预计每年将增加2亿元左右的财政投入。

在深圳,其市金融办发布《深圳市金融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到支持金融机构加强对区块链、数字货币等新兴技术的研究探索;市政府则在去年发布《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扶持金融业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奖励在区块链、数字货币、金融大数据运用等领域的优秀项目;甚至在今年将区块链作为扶持领域之一写进《市经贸信息委关于组织实施深圳市战略性新兴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信息安全专项 2018 年第二批扶持计划的通知》。

不仅人们经常打趣的“北上广深”,重庆、成都、杭州、青岛等城市也都推出相关政策或措施,明确支持区块链技术落地、扶持当地区块链企业的发展,甚至计划建立区块链创新发展服务基地,提供创业孵化、业务对接、公司投融资等一条龙服务,为区块链技术企业“搭台”。

各级管理层对区块链技术的频频表态,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创业者们奋勇向前的热情,也为区块链从业者规范出轮廓清晰的创业方向。在这些方向中,各种有价值的应用正在崭露头角,在经济发展中扮演出属于自己不可或缺的角色:

2015年,百度金融开始探索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之后借助区块链技术的 ABS 项目、区块链云计算平台“BaaS”、超级账本项目、基于百度超级链的首个区块链应用“图腾”等一系列工作在悄然进行着。

同样是2015年,蚂蚁金服也组建了区块链团队,将落地场景定位到“生产级的联盟链”,将区块链技术于与阿里的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交互,还探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公益项目善款追踪的产品化。

另外,腾讯也参与并建立了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旗下微众银行推出了基于腾讯云的联盟链云服务(Baas),同时推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银行间联合贷款清算平台。成立于2003年的迅雷,也在去年新上任的CEO陈磊的带领下,介入“共享计算+区块链”,推出了迅雷链等服务。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狄更斯看来,当时正处在工业革命的动荡和蓬勃中的英国,于激变复杂的产业迭代中,上演着创业者们改变世界的成功欢呼,也裹挟着时代漩涡中失落者挣扎的泪水。

不仅是工业革命,各国一代又一代的创业者,无不试图站在时代脉搏上起舞,在技术创新的洪流中成就自己,在为实体经济的升级中、在为社会创造价值里,成长为负重前进的领路人。

区块链时代也不例外。当潮流涌现,经过互联网洗礼的创业者们争先恐后地趟下这股潮水。“一币一墅、一夜暴富”“币圈一日,人间十年”等网络段子也成为部分以区块链创业为名进行ICO和虚拟货币炒卖者的速写,也为驻足在区块链风口前徘徊不决的新晋创业者们带来财务自由的狂想。

然而不管狂想多么梦幻,时代最终会以冷静回应。当监管大闸收紧,ICO和虚拟货币炒卖褪却,谁在“裸泳”便显然而知。

作为底层技术,区块链是利用块链式数据结构来验证与存储数据、利用分布式节点共识算法来生成和更新数据、利用密码学的方式保证数据传输和访问的安全、利用由自动化脚本代码组成的智能合约来编程和操作数据的一种全新的分布式基础架构与计算方式。其分布式账本、非对称加密和授权技术、共识机制等创新解决了交易的信任和安全问题。

将区块链技术运用到金融、互联网管理、能源、医疗、知识产权、物联网、农业、慈善、食品安全等领域或行业,可能会在产业升级迭代的过程中创造出一个不同于移动互联网的全新的世界,而脚踏实地的区块链技术创业者们则会成为全新的记录历史、创造价值的启蒙者。当区块链技术像互联网这般家喻户晓时,现在的技术拥趸者们会像他们所投身的区块链产业浪潮一样,镌刻在时代的基石之上。

任何有价值的新兴技术概念的普及与商业落地应用,既离不开政府监管层面的呵护与管理,也取决于一批又一批新锐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对产业发展、企业责任和社会价值的关照。

 

注释:标题略有改动

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零度财经 对观点认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